太合音乐微信公众号

堆填区首张录音室全长专辑《青少年妄想》发布

2021-06-01

      堆填区是一支被友人们戏称为“烂仔”的来自南中国的乐队。“堆填”是一种废物处理方法,用作堆填的场地称为堆填区,是集中放置垃圾的地方,乐队取此名正是对自己的一种自嘲。

      堆填区上一次发行录音室作品还要追溯到去年随School十周年合辑《操行十分》一起面世的那首《卧室革命》。在这之前,无论业内人士还是乐迷对堆填区的印象很大程度来自他们可称得上“疯狂”的演出日程安排,以至于不禁引得大家发问,支撑着这支乐队完成如此高密度演出的秘诀究竟是什么。但现在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不那么紧要了,因为这四位“被宠坏”的最佳损友的首张专辑《青少年妄想》终于问世,让我们从他们热血现场的震撼中暂时剥离,先戴上耳机认真聆听他们娓娓道来关于这个世界、关于生活的“妄想”。 

      这一次,堆填区不再是嘴里吼唱着“The world abandon me/No one can help me/Let me live in landfills”而刚从堆填区里爬出来要给予世界一记暴击的愤怒青年,也不再是MV中全员穿着病号服声称与这个“正常”世界格格不入的“精神病人”。从开篇曲《天上星辰三分一》到结尾曲《永远是一个麻烦》,乐队通过专辑的十首歌曲诉说着他们对于当下的观察、觉知与思考。这当中包含了忧郁、厌世,但也充满了探索和追问。当“怎么绮丽也是无谓/说到底这一切尽是惭愧”“遮掩不了的光芒/此时此刻的我/最无比神圣者”这两句表达自我矛盾及自我挣扎的歌词在旋律化编曲的映衬下被主唱那极具辨识度又充满少年感的嗓音唱出,似乎也印证了表达者自身的困惑和欲借助作品来找到答案的踌躇。

     如果舞台上的堆填区只给人留下了躁动的青春期“坏小孩”将无处安放的情绪肆意发泄的刻板印象,那么这张专辑则鲜明地给出了一个多维度、多层次的乐队形象,要知道,青年们“静”的一面也足够优秀。在现场,“堆填区”通过独树一帜的舞台爆发力吸引观众,那一刻他们就是整个场域空间里的王者。而在专辑中,“堆填区”将主动权交给了每一位熟知或未知他们的听者,是否愿意成为乐队的同伴,取决于接收讯息的那一方自己。这种极度矛盾的表现,似乎也是当下青年们的特质。他们躁动却又敏感,他们直接却又害羞。

      认真听完整张《青少年妄想》,你会发现这四位广东仔其实并非“烂仔”,他们只是还未找到如何与这个世界充分建立联结的方式,就像他们的性格,怯懦、不轻易相信什么,只能借助这些歌来小心翼翼地做一次试探一样。上一代摇滚人更属犬系,他们圈子不大,人员固定,所有人抱团取暖,彼此是亲密无间的群居伙伴。而到了这一代,他们更追求个体独立的精神价值,敏感多一点,试探多一点,对世界充满多一点的好奇心,内心是小骄傲的,更像猫科。或许这张专辑就像同名主打歌的歌名那样,就是一次“妄想”,也或许这“妄想”只是一个幌子,实际上堆填区已经将真心尽数摆在了听者面前。注意到专辑封面那悬浮起来的少年了吗?他是沉浸在自己的梦中还是已经清醒,由作为听者的你来给出答案。在某个南方的黑色夏日,猫系少年闭上眼尽是妄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