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合音乐微信公众号

果味VC:多么美妙的开始,自由王国就在你身体里

2018-04-02

        在如此狂热的时代与拥挤的人群之间,能与你相遇在同个现场、邂逅在同一目光之交,各色荷尔蒙争相蓬勃之夜,唯有在你的双眼里,我才真正看到了自己。爱是凝视,你的眼神如同粲然的火焰,照亮我身体里的自由王国。这是多么美妙的开始,永远都是我此生莫大的荣幸与宽慰。 



        从4月1日起,果味VC在刚刚完成“躁不完的青春”第一季巡演后又马不停蹄地开启新一季巡演,4-6月共计12城,独属于“果味”的英伦狂潮将再度来袭!


        今年1月21日,果味VC在成都小酒馆完成了“躁不完的青春”第一季巡演。从苍劲东北深入辽阔西北,随后一路南下感知华南之城独特的迷醉,继而投入江南水乡的氤氲,最后在西南之上澎湃属于天府的悸动。


        全新阵列的VC四子以十一站的场次,带着这张洗练吉他摇滚纯粹美学的同名新专辑,横跨代表“崭新纪元”的2017与预兆“美妙开始”的2018,追寻“第一次在路上”这般不可复制的自由王国。



        果味VC以全新专辑与浩荡巡演去证明何为“纯粹初心”,引导乐迷们一步步复归到当年初听摇滚的青春怀抱。就如同当年,Oasis把九十年代那些原本终日沉迷药物与蹦迪派对的年轻人拽回到他们本身应属的摇滚音乐与现场中。 



        此次小虾饺特意与果味VC四子聊了聊有关刚刚结束的第一季巡演、纯粹颠覆并存的新专辑、新颖别致且丰富的MV,即将为大家揭秘:主唱刘子滔因何被称“少年版Bono”?贝斯手李小泉为何屡屡与啤酒厂发酵桶关系过密?吉他手李小川言简意赅到何种程度?鼓手杨林究竟还有什么秘密没有说出来?十一站巡演现场之外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晴朗的一天出发



白色羽毛在空中飞

就算翅膀已支离破碎 破碎

留下的弧线

已经完美

                            --《白色羽毛2017》

        巡演路上,来自不同年代与不同地域的摇滚乐迷们对果味VC有着真诚的支持与不曾改变的守望。尽管各自拥有着不同的人生际遇、操持着不同的话语口音,但正是藉由果味VC,从此聚合了在一起,同时也开启了不同故事的未知走向。


        正如卡尔·萨根博士而言:“我们的星球只是在这被漆黑包裹的宇宙里,一粒孤单的微粒而已。”我们自认壮丽无比的地球在无际银河系中不过只是一泛悬浮在太阳光上的尘埃,生命的本质是孤独且漂泊的,孤独的个体灵魂各有各的悲悯灰度,但庆幸音乐能够让我们的存在变得更有实感与更为丰厚。



        在共鸣之中,绚烂彼此;在包含的爱之间,让生命凝视彼此;在如炬目光里,焕然每个人身体里的自由王国。



        当第一个音符响起进击耳膜,当第一通摇滚电流攻占身体,当第一句歌词从此融入血液,在果味VC阔别四年之遥的新专辑、两年之后的崭新巡演现场,也许世界会旋转混乱至模糊不清,但台下的我们屹立于由果味VC纯粹吉他摇滚立体铺展而来的声光浮影之间,仍然能够昂然奋起。


(主唱:刘子滔)


        此刻,我们不在乎时间钱财,也不关心粮食蔬菜,只是紧紧互相依偎,于音乐里陶醉,迎接这世界最美妙的优美。


        这便是果味VC所言:“我们现在演出更多的是融入,享受与现场朋友们的交流。”


 Q:虾饺:你们刚结束了新阵容的第一季巡演,带着这张初心的专辑走在路上,这次巡演是否也会让你们找回第一次巡演的感觉?为什么?

 A:子滔:VC的巡演不是很多,所以每一次隔几年的感觉都会不太一样。第一次巡演、第一次写歌、第一次谈恋爱、第一次吃火锅,这种有关于“第一次”的感觉肯定是无法复制的。但是我们现在确实是越玩越年轻了,以前演出是为了演好、不出错、希望表演的完美;现在演出更多的是融入,享受与现场朋友们的交流。岁月已经磨平了我们做人方式,但我们的音乐是有棱角的,也希望在现场用音乐给观众朋友力量与前进的勇气。


(吉他手:小川)


 Q:虾饺:多年未巡演的小川再次走上巡演,心里会有什么感触呢?

 A:小川:挺刺激的......


(贝斯手:小泉)


 Q:虾饺:巡演的路上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A:小泉:认识了好多年轻的新朋友,大脑中接受了很多新人类的资讯和状态。每次演出完都喜欢和当地朋友去品尝各地传统美食美酒,也经常清晨睁眼醒在自己的呕吐物中......有时感觉自己像个啤酒厂的发酵桶一样行走在演出场地和机场之间让大家迷醉。


(鼓手:杨林)


 Q:虾饺:这一季巡演台下乐迷给你们的感觉,有什么特别深刻的?

 A:子滔:因为我们乐队出道比较早,所以经常会有带着几岁的孩子来看演出的小妈妈们,和90后00后的高中生同时出现在台下。


(由80后妈妈带来的00后小萝莉粉丝)


 Q:虾饺:请用两个字分别形容第一季巡演各站的感受。

 A:子滔:初见(长春)、回归(沈阳)、年轻(大连)、温暖(郑州)、享受(西安)、缠绵(广州)、相悦(深圳)、流连(杭州)、 优雅(上海)、陪伴(重庆)、相恋(成都)


(小泉:亲亲我家主唱)

(子滔内心OS:这样下去要出事吧......)


        此处可自行发挥想象,大胆猜测具体每站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洗练吉他摇滚的纯粹美学

躁不完的青春

理想欺骗了我们

Oi Come On Come On

永远这热血

                            --《躁不完的青春》


        《躁不完的青春》是新阵容果味VC创作的第一首歌,这首充盈少年意气、明快欣悦的曲调、无可挑剔的编曲加之热血沸腾的歌词,打破了乐队在此前的蛰伏,并在不到24小时之内,瞬间超越12万播放量,稳坐“微博音乐人先锋榜”前三名,与他们齐头并列是一众主流歌手。



        以《躁不完的青春》作为美妙开始,历经十余载的果味VC开始自我的“改变”与“新生”的纪元:于阵容而言,吉他手刘子滔临危受命接棒主唱之位,曾沉寂许久的国内情绪摇滚教父级人物李小川带着他个人标志性的吉他风格回归,与胞弟贝斯手李小泉重掀浪潮,当然无法忽视从伊始直到如今,一直奠定果味基础的鼓手杨林。



        由此而来的人声转换、编曲的取舍与精减、英美两式不同吉他摇滚风格互相碰撞融合,果味选择轻装上阵,呈现出众多他们此前未曾想象与涉猎的地方,以“玩”取代“做”的心态,追寻纯粹初心,立体化铺展属于国内吉他摇滚的全新征途。



        对摇滚稍微有了解的人都知道:Ted Jensen是一位非常传奇的大师级人物,The Rolling Stone、Paul McCartney、Eagles、Alice in Chains、Talking Heads、The Police、Muse、Green Day、Blink182等等众多世界级摇滚巨星、名团的专辑母带处理都出自他手,这名至今共获得十六次格莱美“年度最佳唱片奖”加冕殊荣之人,可谓亲手推动了摇滚的发展。


        2017年12月之后,Ted Jensen的制作名单会出现他经手的第一支中国乐队——果味VC,以此证明果味VC对于细致顶尖音质的追求,也由此开启属于乐队自身的焕然之奏。


 Q:虾饺:新专辑的母带处理是著名的Ted Jensen,与他合作的契机是怎样的?

 A:子滔:我们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他,其实也是我们的一个任性的情节,老百姓不会因为一张专辑的音质去买一张唱片,这个和销量完全没关系。


(录音室里的小川)

 Q:虾饺:吉他手小川的加入为乐队带来了许多明显的新元素,无论是音乐抑或是视觉设计上。从去年春天加入乐队到如今,小川有什么感受吗?

 A:小川:遇到了对的人,大家在一起倍儿顺滑......


(千公斤啤水始于一小箱)


 Q:虾饺:这是贝斯手小泉自加入乐队以来,参与的第一次专辑录制,在录制的过程中有发生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A:小泉:最深刻的印象应该是全体成员在整个录制期间一起消耗掉一千公斤啤水吧(笑)这次十首歌的创作很与众不同,因为有很多即兴的段落以及歌词。大家都说摇滚乐最重要的就是成员间碰撞与磨擦,这个夏天真的是有生以来最有体会的一次!


(国内情绪双教父)


 Q:虾饺:在小泉心中,果味VC与Tookoo分别有着怎样的位置呢?

 A:小泉:Tookoo已是过去式,他的告别代表了那个时代年轻人的情、生活与状态已载入史册,当然也包括自己的内心。而果味VC现在及未来还将不断影响着新时代的少年们,所以我们还将为之一直奋斗下去!


(处女座主唱刘子滔隐藏技能:码行李)


 Q:虾饺:这张新专辑有几首歌曲都是旧歌新编,譬如《白色羽毛2017》、《哪怕只剩一秒》,对于这两首歌的创作者刘子滔来说,旧作以自己最希望的形式呈现,是否同时也以一种新的生命得以存在?

 A:子滔:《白色羽毛》的Demo之前被一个品牌看中,做了主题曲。因为当时客户需要一些积极节奏,所以我们编了一个那段时期比较喜欢的“动次动次”版本。两年过去了,每次听到它,都觉得曲风和最初创作理念有一些说不上来的牵强,因此这次在新专辑中还给它一个纯正的VC血统,以纪念对我们而言有特殊意义的2017年。如果我们有幸能玩到六十岁,那时候在台上报《白色羽毛2017》歌名时,应该会很感谢自己吧。《哪怕只剩一秒》是音色和音质的技术问题,不希望在成品专辑里留下遗憾而已。



 Q:虾饺:作为乐队元老,鼓手杨林觉得如今果味VC与之前最大的不同在于哪里?为什么?

 A;杨林:感觉大家对音乐的认识更统一也更投入,乐队有新鲜的血液是个好事,现在更偏重于大家集体智慧的创作,更像VC前三张的感觉,希望能一起以2017年作为新的起点,多创作出更多精品出来。

 Q;虾饺:你们选择以“玩”取代“做”音乐的心态,这个“玩”字里面都代表着什么呢?初心、信仰抑或其他?

 A:杨林:这个“玩”字代表了我们更多地要解放自我,以更自由的心态去享受音乐,回到2000年以前的感觉,就是用最简单直接的英伦吉他摇滚,表达我们想说的一切。


赋予血肉的崭新感觉


Oh Mama 我要回来了

这个世界让我太累了

                             --《妈妈我要回来了》


        从2017年四月春季开始,直至同年12月15日新专辑的推出之际,果味VC基本上都行走在“创作、录音、排练、演出”这四要素之间,与成员、录音棚、公司太合音乐等工作人员们相处的时间比家人更加频繁。



(北京好听音乐录音棚:果味VC第二家)


        此外,以音乐的角度重新创作画面,以画面再次赋予音乐崭新血肉的MV更是果味VC这代千禧年摇滚音乐人内心深处、无法割舍的情愫之一。


        因此,在极度紧张与高强度的专辑录制与演出的期间,在公司太合音乐的极大支持下,加之来自不同领域高手们的挺身协助,果味VC陆续完成了专辑十首歌的MV创作,这不仅与他们以前有着明显的区别,放眼于目前国内音乐,即使是主流音乐而言都是很少见的。






        其中,诞生了不少新颖别致的MV作品,不但为乐队本身的音乐做了丰富的延伸,而且对于国内MV拍摄、多媒体跨界、视觉设计、影视创意等领域而言,都是具有充盈、领军之意义。


        譬如,见证了主唱刘子滔摇身变为“少年版Bono”、长镜头令人大呼过瘾的《妈妈我要回来了》,在微博上拥有超过1500000次播放量,而在“秒拍”视频平台上已经拥有超过5000000次点击量。






        这便证明了在快消模式对音乐唱片行业造强烈冲击的当下,音乐人能够好好运用多媒体去传播自己的作品,在保持音乐作品质量与品质的基础上,进行巡演,同时也可回溯过去,将形如MV这种具有年代感但不可或缺的形式,不断尝试各种创新,灵活赋予老派浪漫以新时期的生命。


 Q  虾饺:这次为什么会选择以各种丰富的MV形式作为音乐上的延伸?

 A  子滔:对现在音乐市场来说,MV的存在确实没有以前那么重要。花十万和一千拍出来的视频,播出平台都是一样的。花一千的视频如果内容好,很有可能要比十万拍出来的点击高很多。所以MV是对我们这种老派的音乐人一个内心上的交代,我们也希望MV能赋予作品另一个生命。最重要还是得感谢公司太合对于我们这种音乐人的任性,给予的支持。




Q:虾饺:新专辑MV导演们都是各路高手,可以分别说说与他们合作的契机与他们各自风格是怎样的吗?

A:子滔:这次合作了三位导演:《躁不完的青春》导演高宇峰是乐手出身,因此风格比较硬朗,节奏感把握得很准确;《梦开始的人》是吉术斋团队导演贾思扬,因为拍过很多乐队,所以很知道乐队需要什么;《妈妈我要回来了》、《白色羽毛2017》导演李东之前是电影导演,因此用镜头讲故事的能力和创意都让人折服。

Q:虾饺:哪部MV的拍摄过程给你们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

A:子滔:《妈妈我要回来了》是这张专辑不得不提的MV作品——长镜头一镜到底。拍摄期间是北京冬天的户外,当时我们除了按照导演的思路走位表演外,脑子里都是一个“冷”字!因为取景是整条街道,所以维持现场的清场工作是最大的工程。一天下来我们大概走了二十多条,记得其中有一条是最好的,可惜最后一个镜头突然出现了个开车乱入的快递小哥,因此制片大哥气得在对讲里说脏话。


        另外其实一件事一直没说。因为拍摄前那几天录音、设计、专辑前期等一系列繁琐工作太累了,当天我的一只眼睛出现了这辈子第一次的严重充血,特别明显,因此小泉就把他自己的眼镜临时借给了我,不是凹造型,但结果拍出来还真挺像山寨Bono。



(U2主唱Bono:有人喊我?)


在自由王国里开始美妙


在那一天 你点亮我方向

黑夜之中 去寻找着光明

不要再 用孤单的眼泪

打开我的迷茫

                            --《哈利路亚》



        2018年1月5日,TU凸空间,果味VC“躁不完的青春”第一季巡演广州站。



        突如其来的降温,让南国之城瞬即在冷雨中绵延成真正意义的冬季。所谓“Rocker不撑伞、朋克不上班”,兼有两者的我一路上颤抖着,只为想耍酷把雨滴都甩在身后,唯有当可爱的场地工作人员推开门,室内迎面而来的温热与室外捎来而至的冰冷,同时存在于我的体表之上时,我才知晓“美妙”二字之真谛。



        台上果味VC已经在进行第二首歌曲了。其实他们四位代表着不同的摇滚气质,在共同向心力的作用之下,能够很好地融为一体;



        主唱刘子滔,从害羞低调到站在舞台最中央,承受最大的鲜花赞美与苍白非议,这份从未被击沉的全新勇气来源于自身柔软而强大的心灵,也来源于身旁互相护持的成员们。有时他也会讲讲私下四处搜刮而得的段子给大家乐一乐,毕竟生活不需太严肃;



        吉他手李小川,温和内敛却带出令人耳目一新的美式吉他简洁与硬朗,丰富了果味VC在现场的整体音色与气场,在国内应该再也找不出第二位像他这样即温文儒雅又范儿十足的吉他手;



        小川的胞弟贝斯手李小泉是位不得了的京城著名烟酒大帝,塑造了果味VC全新的精神风骨,关于来自神的力量、信仰与光;


        鼓手杨林毋庸置疑是果味VC最为元老人物,无论是节奏抑或新的歌词意蕴,一切都在他的运筹帷幄之中。



        而台下皆是各种不同姿态的年轻人,此刻他们抬头仰望台上的果味VC,纯澈的双眼不约而同地向台上迸裂热烈的注视,倘若这些凝视的目光是可视化的话,应该就如同星河般吧。


        舞台上的人进行构建,舞台下的人赋予意义,台上与台下就这样诞生出一个属于2018年1月5日的小小宇宙。


        我看见此刻,人群边沿一个长发少女的倩影正在随节奏跳跃,她因音乐而举起了自己的双手。与她身姿大幅度的摇摆不同,身旁的男友稍微显得含蓄,但他因音乐而律动的身体也透露出内心隐藏的热爱。在曲目的间隙,长发少女也停了下来,轻轻依偎在男友身上。


        此情此景不禁让我想起美国著名天文学家卡尔·萨根博士写于《暗淡蓝点》(Pale Blue Dot)的一句话:

“在如此无际的空间与永恒的时间里,能与你生活在同个星球、邂逅在同一纪元,永远都是我此生莫大的荣幸与宽慰。”


        卡尔·萨根对于很多人来说,是童年第一个引导他们去抬头仰望星空的名字。


        上世纪的第一个情人节1990年2月14日,美国旅行者1号拍摄了那张著名的地球照片:地球悬浮在太阳系漆黑的背景中,只是一个苍白的暗淡蓝点。



        归根到底,时至今日,我们仍是宇宙中孤独的漂泊者,但正是在这个暗淡蓝点上,我们却创造了一切:所有的欢乐与痛苦、所有的青春与老朽、所有的意识形态与经济思想、所有英雄与无名氏、所有文明的创造者与毁灭者、所有创作者与发明者、所有爱与恩慈。


        “我们要跨越多少河流才能找到道路呢?”卡尔·萨根博士最后留下这句话,他预言人类文明的终极,要不就是自我毁灭,要不就是走向宇宙,因此就需要我们不断去探索、去创造、走在路上、去漂泊、永远不要停止。



        正如此,对于音乐人而言,永不停息的创作就是能够带着我们的文明、驶向宇宙的飞船引擎。因此,2017年其实是充满惊喜的年份:众多英国摇滚名团阔别二十余年归来,譬如The Jesus and Mary Chain、Slowdive与Ride,更有著名曼彻斯特哥哥弟弟分别发专辑或是表达纯粹的英伦摇滚,或是开心地飞升到异域音乐。


        张望于国内,某类音乐拜综艺所赐铤而爆红,然而同形式不同命,乐队却没能因综艺走红,但其实一档节目并不能真正说明什么,浮影仅是短暂。因为对于真正想要创作出好音乐的人而言,无论在何种境地下,都能诞生好作品,只要一直保持“第一次想要去创作”的冲动与纯粹初心。



        “现在我们真的更像是一支新的乐队,乐队成员目前正思如泉涌,新歌已经有了备选很多首,公司方面对我们也很支持。2018年又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果味VC最后表达了他们四人对于2018年的计划与憧憬,他们会继续在路上,用音乐将我们连结起来。而2018年的春天来临之际,我们会再次因他们的音乐而再走到一起,满载一船星光,在音乐斑斓中,无边无际、无休止地放歌。



        自由不会消失,因为王国在你的身体里。

        世界没有尽头,因为此刻我们彼此拥有。


相关新闻